用户登陆

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一碗拉面卖到上市,女老板60亿身家成首富,后遭十年重臣背叛

来源: 市界 何珊珊 2019-08-17 16:19

在拉面界,能凭借一碗“骨汤”熬制拉面,硬是把自家没读过大学的女老板,送上“胡润餐饮富豪榜”榜首,也把自个送上市的公司,除了味千,中国恐怕找不出第二碗这样神奇的拉面。

只可惜,上市四年风光后,“骨汤门”事件让味千元气大伤,大力宣扬的骨汤竟被质疑为浓缩汁。近几年,味千一直增长乏力。8月初,味千中国发布公告,预警2019年中报纯利同比“显著减少”。公告虽未披露具体数据,但这显然是压力的提前释放。

2019年以来,味千更是先后经历了“十年重臣”背叛挪用2591万港元、1.867亿售卖出上海办公室等情况。曾经风光无限的“拉面”,如今怎么了?

2007年08月09日,上海,潘蔚

扶摇直上

一碗拉面卖到上市,女老板成餐饮榜首富

1990年夏天,味千拉面的创始人潘慰还在为别人打工。老板派她去收购玉米,认真的潘慰通过生吃玉米这个法子来比较产品质量,结果全村50多户的玉米还没吃完,便拉起了肚子。回去后不久,潘慰果断辞职,自己做起食品贸易。

就在这个过程中,她结识了自己的丈夫。其丈夫家族在美国同业内数一数二,也从事食品贸易。这段婚姻,助推了潘慰在食品业的发展。

1994年底,潘慰自己凭借经营食品生意,积累到500万的积蓄。不过,她很快意识到,不能单纯做食品供应商。1995年春节,潘慰把120吨植物油送到宜昌一家粮油公司时,400万货款却被赊账,导致账上资金吃紧,当年一度没钱订货。

于是潘慰想,“有没有不用赊账、每天都有大量现金流的生意?”

1996年,潘慰满世界跑,四处寻找新商机。当她在日本熊本县喝到一碗骨汤时,一下子就让自己“想起小时候家里做的那碗骨汤拉面”。

尤其当看到味千占地将近三万平方米的中央大厨房,通过一体化先进技术,原本复杂的骨头熬汤工艺,只需十几个人就能操作实现后,潘慰感觉到,不懂餐饮的人也能做到。于是她下定决心,将骨汤拉面带回中国。

为获得味千拉面特许经营权,潘慰和日本重光家族订立有偿使用协议。年报显示,2018年味千需支付特许费及技术使用费合计2910.51万元。

1996年,味千(中国)在香港铜锣湾开出中国第一家门店,以“10元吃饱,20元吃好” ,打出名气,当年底实现60多万的盈利。接下来味千发展迅猛,2007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。

同样在2007年,胡润首次发布《胡润餐饮富豪榜》,潘慰以60亿元的身家排在首位,并且四年蝉联,就连彼时风头正盛的张兰也望尘莫及。

“骨汤门”抹杀品牌形象

市值短期增发超40亿

但四年风光后,红极一时的味千马上遭遇了最讽刺的打击。

一直在讲述“因迷恋现熬骨汤”而发家致富故事的潘慰,绝对想不到,2011年7月21日,味千会被北京电视台曝出,其主打宣传的纯猪骨熬制汤底,其实是使用廉价粉料及其他浓缩液勾兑而成,成本仅值几毛钱。

以“高钙有营养”为特色的味千拉面,长期夸大其骨汤汤底成分钙含量,广告中称:“一碗汤钙含量达1600毫克,是牛奶的4倍、普通肉类的数十倍。但实际上,一公斤浓缩液中钙含量为485毫克,按兑制100碗汤计算,一碗汤底的钙含量只有48.5毫克,仅为其宣传1600毫克的3%。

被曝出“骨汤门”后,味千承认骨汤非猪骨新鲜熬制,但坚持称“猪骨汤精”为猪骨熬制浓缩而成。但消费者不买账。

骨汤门爆发当天,以“骨汤有营养”形象著称的味千股价小幅下挫0.9%。消息被证实后,味千股价便一落千丈,短短数日市值缩水约42亿港元。潘慰也渐渐远离餐饮富豪榜榜首。

此后三年,味千中国业绩平平。过往年报显示,自2007年上市后,味千中国的业绩一直在稳步增加,至2010年净利润达到3.81亿元。然而,到了2012年,这一数据突然降至1.25亿元,甚至低于2008年。此后四年,味千净利润都未能实现翻身,很长时间里没超过“骨汤门”事件之前盈利。

数据来源:Wind

老板潘慰也难逃风波影响,2012年10月19日,她仍位列2012胡润女富豪榜第49位,但身家只有28亿元了。较其2007年风光时期的身家,相差42亿,恰好是味千当初蒸发的市值。

直到2016年,味千才终于“活了过来”,净利润达到6.65亿元,超越此前最高业绩。不过,这不代表味千的“拉面生意”能起死回生。

投资外卖失利

业绩一度巨亏

2015年,味千投资百度外卖7000万美金,持有百度外卖低于10%股份。

原本这是一举两得的好投资,如果百度外卖成功,不仅可以使味千的外卖前进一大步,一旦百度外卖上市,又将有一笔不菲的收入。事实上,2016年年报显示,投资百度确实为其带来了约11.52亿港元的账面盈利,外卖营收也为其总营收贡献近亿收入,占营业额的6.4%。

谁料这笔如意算盘还是落了空。2017年,百度外卖被饿了么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(百度当时对百度外卖的原始估价本为20亿美元),味千手中股权价值大大降低。

更有趣的是,2016年年报中显示,其食材成本竟然在下降,现有的食材中,可以缩减哪个环节的成本,却没有说明。同时,为了减少运营成本,味千开始将店面规模从150平方米压缩到80-120平方米,一般员工换成兼职人员。

即便想尽办法缩减开支,2017年还是亏损了。

2017年年报显示,味千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值,成上市以来最低,为-4.87亿元。并且,味千在做财报时以相关资产公平值存在不确定性为由,维持之前价值不变,未将投资部分的损失计入。换句话说,味千实际财务情况应该更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据媒体报道,在味千2017年3月的业绩会上,潘慰还称,将多开100家味千拉面,主要集中于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。

到2018年底,味千拥有了766家门店,甚至在意大利罗马开有1家门店,较2016年的673家,新增13%。

但公司收入并未随着店面扩张而增长,公司营业额从2014年的33.20亿元降至2018年的23.78亿元。

2018年末,潘慰在味千拉面周年会上对百度的投资表示后悔,她表示,以后再也不会介入类似百度外卖这样的投资项目,公司会在核心业务上继续精耕细作,专注于“大骨熬汤”。

可拉面生意也没钻研到底。如今,味千官网的菜品已远远超出了拉面的范畴。除了豚骨汤拉面、鸡汤加骨汤拉面等主打拉面单品,还有各种口味的铁板饭、韩式石锅饭、盖浇饭、炒面,甚至出现和日式料理毫不搭边的餐品——印度飞饼。

另外,味千曾经增加下午茶或轻食,希望在店内形成多个就餐高峰,以全时段经营增加营收。但是,新增加的悠闲下午茶与之品牌主打的快餐形象产生背离,效果不佳,“全日营业”最终无疾而终。

更令味千形象受损的,是味千发现自2008年起就担任味千中国首席财务官的刘家豪,挪用公司资金超2000万元人民币,2019年3月公司公告宣布已罢免其职位。此人任职期间,曾身兼多家子公司秘书一职,在审计、财务等方面拥有15年以上的经验。十年重臣的叛变,对味千和潘慰而言又是一记暴击。

味千拉面半年报公布在即,今年还能低开高走吗?

(来源:市界 何珊珊)

发表评论

登录 | 注册

你可能会喜欢:

回到顶部